依君_沉迷手遊

沉迷遊戲忘記寫文_(:3 」∠)_

【欺诈时代】画绿水仙

这两天各种沉迷这个设定里 想想还是写文了_(:3 」∠)_

1﹑OOC都是我的
2﹑设定来自诈欺时代

原本想写绿组跟画绿
最后居然只剩下画绿了
(橄榄枝:?????)

以上没问题的话就往下看吧|∀・)

-------

人总是互相比较着,尽管自己不想,但他人依然会在心中给他人一个排名。

好比天才与笨蛋﹑好比丑或美,只要活着的一天就逃不过被人比较。

——

绿翡翠在骯脏的床上清醒身边早已空无一物,甚至连一点点的温度都没有残留,彷佛昨天所发生的都是一场梦境。

可尽管想当成梦境,身上的疼痛及痕迹依然清晰的提醒他。
提醒他是如此骯脏且不检点的人。

伸手去取回昨夜乱扔一地的衣物,绿翡翠觉得此刻自...

【欺诈组】短文

这是今天玩的某一局所发生的写成文,文渣很努力描述了_(:3 」∠)_

--

圣心医院的天还是那么暗,这都第几次了?
「今天还是没办法出去开孤院呢……」克利切看着天空,椅子正在倒数着回庄园的时间。
门已经通电了,瑟维那家伙可以走了吧。

他要离开这个庄园了吗……

克利切闭上双眼,并不想看到逃脱成功的提示,心跳逐渐平静。
可以了,克利切已经做的很好了。

「是啊,你已经做的很好了。」

突然的声音让克利切张开了双眼,瑟维就这么站在面前。
「你是笨蛋吗!干嘛不走?克利切还想回去找伍兹小姐!你快走!」
「小声点。」说完的瞬间绳子被解开了,「律师被抓了,我去看看,你快走。」

——

火箭声音响起,下一秒瑟...

【华武】邪恶加点的义士&正义满点的暗影

他认真觉得自己不该接悬赏,更不应该当暗影。
至少现在躺在地板上的他认真思考人生。

「地板凉,不起来吗?小道长。」一旁华山露出邪恶的笑容,像是打趣般也不打算离开。
「你是义士,不应该让我这个穷暗影赚钱吗?」他实在没打算起来,那个华山可是在刚刚发出杀人宣言。
想想自己刚刚怎么被打趴的,他习惯的询问对方是不是能给他杀,随后得到可以的答案……然后就是这样了。
大家都说华山穷到剩一身正气,这人怕是什么都没有了吧。

「呵,谁说义士一定要帮人?我只是纯粹找个正当理由来练刀而已。」
英万里这里有个有个最该丢进监狱的人啊!
「……那我放弃这个单子,你让我走可以吗?」
「嗯……不可以。」华山回答着,随后坐在他身上把玩着长刀...

【白狄】搭檔?没有,关小黑屋了

CP主白狄  副云亮跟西汉三傻
很久以前跟家狄讨论的梗现在才写
是个坑 每篇都很短(懒癌晚期

——

「阿……健康啦,休息一会呗。」李白与游戏中队友们说着,队友们同意后他才关了游戏打开乐呼。

实在很少人知道他会在这里写些文章,毕竟一代电竞大神在这里写些男男搞基谈恋爱之类的,说出去谁信?
而他之所以会写这些只是兴趣,电竞圈男多女少,李白原本只是时而打输比赛就写写对面搞基报复,然后又在乐呼上储存文章,也不知怎么的就被一些小粉丝们以太太称呼。
文科出生的李白文笔自然不在话下,不久就一堆粉丝追踪,他也不太在意,文他照写﹑比赛照打。

不过今天通知中多了其他讯息,点开之后发现是有人@他,还...

【随手】姻缘

仙君跟桃夭的互动( *・ω・)ノ

私设:仙君为碧桃花妖
感觉写不太出想要的感觉_(:3 」∠)_(难受

--

桃夭将桃枝折断握在手中把玩,一只羽扇却狠狠打在他头上,「谁准你摘的?」
「不过是只桃枝,至于吗?」

「……哼。」将桃枝夺回,仙君总拿这调皮的桃花仙没办法,对方总给予祭拜者麻烦的姻缘,自己只好不厌奇烦的更改那些姻缘线。
所以他们这被遥传只要通过月老的考验就能寻得好姻缘。
「欸,又有人来了!」桃夭躲在树后偷看,虽然凡人根本看不见他。

不外呼又来祈求好姻缘,桃夭照往常将羽扇一挥,一条红线绑在来人的小指上。
仙君本想任由他调皮,看到来人却再次将羽扇往桃夭头上挥,并将红线解开:「这人……」
被打的...

【隨手】

排位打不上去 只好久违的回来清一把灰尘#
乐呼怎么不给我换行_(:3 」∠)_(难受

CP 主白狄 副明狄 我狄大人总受(๑•̀ㅂ•́)و✧(被丢黄牌

——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只蛇跟狐狸。
蛇跟狐狸说:「像你这么狡猾,一定得不到所爱。」
狐狸笑笑的回答「像你这样讨厌的家伙,也不会被人喜欢的。」
「要不,咱们赌一把?」「乐意之至。」

李白用根糖葫芦贿赂了小耗子,轻而一举的闯入狄府,入内却被告知狄仁杰一早被请到明府了。
他拿回糖葫芦,「你怎么没阻止他?你这样会失去爸爸的!」
「你谁爸爸啊!」李元芳骂了回去,可还是解释,「毕竟是女帝的命令阿!狄大人怎么可能不去?」
「啧﹑女帝没事让狄仁杰靠...

【一個短短的白狄小段子】


「你在等谁?」
「我不知道……我已经不记得那人的名、样子、声音,唯独记得我爱他。」

「那要等到什么时候?」
「我已经等了他千年,我会等到找到他。」

——

「你在找谁?」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那个人很重要,就算穿越各个时空也必须找到那个人。」

「那要找到什么时候?」
「我已经找了每个时空,我会继续寻找。」

——
好了我要去睡覺了( ゚∀゚) ノ

【白狄】新纠察队有点凶-7

忘记几天没更新了
感觉打荣耀加上打工时间完全不够用_(:3 」∠)_

——

「是啊,可是这李白怎么也不说他喜欢……恩?学长,你怎么了?」
李元芳见狄仁杰神色不怎么好关心着,但狄仁杰顿了一会就摇摇头,表示自己没事,「离李白远点吧,避免被带坏。」他也不知道这话说出来到底是讲给李元芳听还是自己,总之他摆摆手说着要去巡逻就离开了。
李元芳觉得要出大事了。

接下来好几天,李白的简讯像是石沉大海一般怎么也得不到回音,去找狄仁杰顶多只能抓住一只小老鼠跟他说狄仁杰去巡逻了。
逻是谁,这人怎么天天在寻他?
无法抓到狄仁杰的李白有些难受,他好不容易察觉自己感情,但对方就像要逃离他似的怎么也无法确认对方的感觉。
「老师…...

由我来告诉你们我家CP多可(智)爱(障)

他明明画很可爱就是不自己PO!
还不给我@!生气!

对 这是家狄画的图 中秋快乐

【白狄】中秋快乐

这边是最近打工跟打荣耀差点忘记更文的失踪人口_(:3 」∠)_(×
趁着放假跟家狄给的梗所以来更文了

中秋快乐 还是好想吃烤肉(´д⊂)‥

——

今日是中秋佳节,听说皇宫那早早开设宴席庆祝了。
但总有工作狂依然放不下公文,比如说那大唐的治安官。

「狄大人……女帝不是说能休息吗?」李元芳看着满桌的文案,真不知要做到何时,也许中秋过了这人都还没批完。
狄仁杰抬头看他一眼,随后丢了一袋小钱给他,「今天放你假,想出去就出去吧。」
李元芳拿着手中的钱袋,打开窗户确认今天太阳是不是从西升起,可惜窗外的雨正下着看不清什么太阳。
李元芳还是忍不住想着,『狄扒皮给他工资还放他假!这妥妥是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