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君_沉迷手遊

沉迷遊戲忘記寫文_(:3 」∠)_

【叶藍】戀情的開始

第一次在這裡PO文啊,好可怕 (っωc) (之前不會用

寫的不好不要打我 (っωc)
設定時間是四月初
結局有些草率(っωc)

許博遠失戀了。
藍溪閣五大高手之一的藍橋春雪在三次元失戀了。

藍河無力的趴在俱樂部的電腦桌前,一邊思考著分手的理由一邊哀傷。
那女孩說:「對不起,你人很好……可是你的職業……對不起。」
那女生很認真的跟他道歉,個性溫柔的藍河又怎麼能說些什麼,最後就這樣各自散了。

現在想起來藍河還是覺得很哀傷啊……他很喜歡這份工作,藍雨俱樂部給的薪資也很厚道,再加上偶爾可以在俱樂部碰著榮耀第一劍聖黃少天,他怎麼可能放棄這份工作。

哀傷了一會後,無精打采的他刷入藍橋春雪的帳號卡,緩緩吐一口氣開始去打打怪練練等了。

其實榮耀雖然是個操作繁雜的遊戲,而且可以說上有趣。但現代社會還是習慣把網遊跟宅畫上等號。
即便周澤楷現任榮耀第一人長的英俊瀟灑,一點宅的氣息都沒有的人當了榮耀的招牌宣傳,還是許多人擺脫不了榮耀等於宅的想法。

如果播放榮耀視頻給女生看,大概就會被說很無聊或者很暈根本看不懂……
榮耀的妹子一直都很少就是了。

恍神了一會,藍河專心的把注意力轉回到畫面上。他今天要帶11區的小白們,所以可不能這樣分神。
11區開到現在,才剛有個70等的來到神之領域,這次沒再出現像某大神幹過50等憑超高的榮耀技巧通過神之領域的事情,所以很普通的70等通過神之領域的任務之後進來。
榮耀升等其實有些困難,一般工作室要3個月才能升隻帳號卡到70,普通玩家就更不用說了。

然而也很容易有些臥底出現,雖然各大公會都已經習慣有臥底這回事了。

看了會時間,距離集合還有些時間,藍河有些無聊卻又不想停下操作。
腦袋一放空他就會想到那個女生說的話。
神之領域如此之大,所以藍河想晃到時間到都沒問題,路過什麼區域順便收收那邊的小怪其實也滿有趣的。

過了半小時,藍河收到了一個訊息。
點開。

臥操!

不點開還好,一點開就是個讓人心驚的ID。
『君莫笑』

這大神又有什麼事情了?
『小藍,在不?』
藍河正在回覆和裝死之中猶豫著,就聽到後面的聲音,「哇靠!葉修大神找你呢!他又要幹嘛?」筆言飛要去裝杯水路過時剛好看到藍河的螢幕,順便把葉修的話給看了進去。
稍微有些嚇一跳的藍河,過了幾秒才答話對方:「我也……不知道。」
「回他看看要幹嘛啊?」筆言飛就這樣喵在藍河座位後方不知是好奇還是覺得有趣,反正他沒離開,藍河也沒什麼好隱瞞同事的。
只是在他猶豫的期間,對方已經刷了大概五、六句話了,大概都是在不在什麼的。

隨即他就在聊天視窗中敲下幾個字。
『大神有事嗎?』
『你在嘛!剛剛怎麼不回我呢?還以為你掛機呢!』
『我剛剛去洗手間。』總不可能說剛剛不想回他吧?所以藍河隨便編了個理由敷衍過去了。
『小藍給座標我去找你吧,這樣敲字多累啊!』

『……』藍河送出了省略號,可是對方不是一般人,特別沒下限。
『小藍你不說的話我可是要請公會的人幫忙找啦?』

靠!

藍河在心裡暗暗的罵了一句,隨即就敲出了自己的座標。

等了一會,果然遠遠就看到一個身影,身上紅紅綠綠的衣服看起來破怪異。
「喂喂、有聽到嗎?」似乎在測試麥克風,葉修一開始就來了這句。
「……聽到了。大神你找我幹嘛呢?」
「小藍啊,好久不見了啊!」
「大神你來敘舊的嗎?」如果對方回答是,藍河也不會相信就是了。
「當然不是啦!」葉修誠實的回答了對方,隨後又說:「小藍你還記得當初第十區那五天嗎?」

愣了愣,藍河沒想到對方會提起這件事。
他甚至以為對方早就忘記了。

第十區、君莫笑36等時開創了興欣公會,而他那時因為心情不好而自願當臥底進去了。
雖然只有五天,可是那五天他過得很忙碌,什麼叫小白?就是一個解釋會從中問出十個問題的那個就叫小白。
不過,其實還滿快樂的。

大神這時候提起這事做什麼呢?

「啊、恩,記得。」回神之後他才回答對方。
「這樣啊,那麼是該給你薪水了。」
「蛤?」
藍河又愣住了,大神、找他,就只是為了給薪水嗎!

「不過我們興欣還是沒什麼錢。這樣吧!你晚上八點到G市的XX酒店,那時候再給你。」葉修說出了一間在G市算滿有名的酒店,大概是對方前天來G市比賽還沒急著回去吧。
「呃、喔。」藍河隨便的應了兩聲,對方說了句:「那就這樣了!」後就跑走了。
這大神的心思真難猜透。

晚八點,藍河忘記了。
他玩榮耀玩到忘記時間了,後來看了一眼時間才發現已經八點了,他急急忙忙的從藍雨俱樂部離開,打了個車就衝往酒店去了。
到酒店門口他看了一下時間已經過半了,這樣遲到實在有些不好意思。
張望了一下,隨即就在酒店旁看到葉修帶了個墨鏡的站在那裡。

榮耀大神嘛,偽裝一下是應該的。
藍河靠了過去,對方也隨即發現了他,「藍河?」
「呃……嗯,對。大神怎麼了?」雖然在網路上的態度很輕鬆,可現在是現實,藍河開始感到有些緊張。
「喔,我還以為你不來了。」葉修笑了笑,然後牽起他的手走進酒店內。

「呃、大神你這樣會不會太醒目了……」
「酒店裡的人不會爆料出去的。」葉修直接拉這對方進電梯裡,隨後按下五樓。
「……大神你到底要幹嘛?」
「上去就知道了。」葉修牽著對方的手還沒放開,隨著時間推移藍河才發現這件事情,但也不好意思甩開就這樣牽著。

電梯門打開了,葉修熟悉的走出去到到一間房間後刷入房卡,打開了門。

「碰!」的一聲,紙花灑滿站在門口的藍河。
知道裡面是什麼的葉修早就躲到旁邊去了。
「頭號保母歡迎過來!」
迎接藍河的是興欣隊員,前幾天比賽還留在G市沒回去,就順便陪葉修一起招待藍河了。
「呃……這是……?」
藍河轉頭看了一眼葉修,對方卻把他推進了房間:「今天是你生日吧?幫你過過生日派對啊!」
「咦……呃、大神你怎麼知道的?」

「你說過啊,還記得嗎?那天你生日開開心心的下線去了,小劍客。」
藍河愣了愣,隨後才想起他自己在認識大神的那段時間有因為生日而提早下線。
今年太忙又遇到心煩的事情就這樣忘記了,沒想到對方記得?
「快進來吃蛋糕吧!對了,這是禮物。」
葉修遞給對方一個方形被包裝簡陋的東西、重量很輕,幾乎沒有什麼重量。
「你不會給我垃圾吧?」藍河懷疑的看著對方,對方卻很有信心的樣子回答:「你打開看看就知道了啊。」

藍河懷疑的打開了那份禮物。
許久之後他才緩緩開口:「……謝謝。」

那是個白色的簽名版,已經被表框好的簽名版,上面簽的是夜雨聲煩以及黃少天的簽名。

這大神還有點細心嘛。

评论(7)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