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君_沉迷手遊

沉迷遊戲忘記寫文_(:3 」∠)_

【致我所愛】小狐鶴

小狐丸x鶴丸
微三日鶴

歷史捏造√

正文↓

致我所愛:

即便面對死亡你依舊是那張笑容。

那張讓我深愛、動情的笑容。

曾以為高飛的鶴需要的只有自由,你卻願脫下仙衣與我平凡的生活。

戰場上,潔白的身影即便在黑夜中也無法染上任何汙穢。

潔白的你,即便面對死亡也無法讓金色的雙眼黯淡。

即便,奪去你性命的是我。


「小、狐、丸!」他從背後跳出抱住了對方,在他看來是惡作劇的動作,在其他人眼裡都是現充燒的感覺,不過他們那種親暱的動作本丸中的大家也都習慣了。

其實沒有人知道他們是什麼時候在一起的,只知道發現時就已經那樣了。

小狐丸也任由對方就這樣抱著,期間可以感覺到鶴丸用臉輕蹭了他,這已經是對方最近養成下來的習慣了,問為什麼?就只會得到他一句很舒服的回答。

「鶴我在內番。」稍微讓對方放開自己,明明彼此都有工作卻跑來這裡打擾他,小狐丸只是苦笑了一會。

看他們的樣子審神者忿忿的喊了句休息,要閃到他看不到的地方!


被問起是什麼時候認識的。

大概是很久很久以前的時候吧,鶴剛被鍛造出來時。

他還記得鶴丸還是嬰兒的時候到三条家做客,純白的皮膚透出一絲紅暈,金色的大眼眨著看他們四兄弟,在今劍的懷抱中不哭也不鬧。

「這孩子真可愛。」這是他們主子給與鶴丸的評價。

三日月那時其實也不大,但是成熟的個性彷彿隱藏了孩子應該擁有的個性,但看到鶴丸時三日月卻難得的笑了。

他不喜歡這個孩子。

這是他的嫉妒心吧。


「恩?為什麼喜歡小狐丸?」被問道這個問題時鶴丸稍微思索了一下。

在他很小時就跟三条家有往來了,那個時候好像是跟三日月比較好吧……

後來……

他記得那天是下雪的臘月,還幼年的他拉著三日月出去玩,小狐丸不放心也跟了過來。

他知道在三条家的『哥哥』們表面上都很成熟穩重,其實內心還是渴望玩樂的心情。

因此他會跑到三条家找他們去玩。

至於他們那天玩的遊戲嘛、躲貓貓吧。

白色的雪地中只有一雙金色的雙眼窺視著『鬼』的位置。

「三、二、一……躲好了嗎?」小狐丸用一種無奈的語氣開始了遊戲,這種累積的雪都可以讓小孩輕鬆的鑽進去埋起來了,不小心大概就會踩到吧。

白色雪地中,月是沒有保護色的,所以三日月很快就被找到了。

「不愧是兄長大人。」三日月無奈的笑了會,不過他們都記得還有個人沒找到。

白色的雪是他最好的保護色,只要不出去是不會被發現的。

小狐丸跟三日月尋找到傍晚依舊沒看到被他們當做弟弟的兄弟。

「不會先回去了吧?」知道對方惡作劇的個性,三日月先開口說出他的猜測。

「不可能,回去的話我們應該會發現。」小狐丸皺了下眉頭,太陽就快落下,身為付喪神的他們在外面容易受到妖怪的欺負,尤其鶴丸出生的歲月甚至不到百年,「三日月你先回去。」

「可、……」

三日月還沒說完話就被自家兄長給打斷,「先回去,我是『鬼』會找到他的。」

「後來呢?」

「喔、那時候我睡著了,只記得有個人的背很溫暖……」


最後呢?

「最後喔……我親手殺了他。」

為了變強、為了得到力量,他死在他的刀下。

「哈哈、真意外,你居然要殺我嗎?」躺在木質的地板上,頸子上的金色繩索已經被對方的刀給切斷,只要再一點就可以使他流血了吧。

「你也知道這是沒辦法的吧。」瞇起血色的眼睛,他知道下手是必要的,可是手卻顫抖的無法再前進一分毫。

「是嗎,那就動手吧。」沒有絲毫畏懼,甚至依舊是那張笑容,那張他看過無數次心動無數次的笑容。

他下不了手。

「狐……」鶴丸開口喊出幼年時期的稱呼,還記得那時候小狐丸抗議的說不要這樣叫他,「動手吧。」

「……」閉上眼,手中的刀刺下,隨即刺到堅硬的地板無法再向前時睜開眼,他身下的人早已消失無蹤,血色的雙眼落下了淚水。


致我所愛:

今日依然深愛。




其實除了開頭跟最後,都是回憶視角w

评论(4)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