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君_沉迷手遊

沉迷遊戲忘記寫文_(:3 」∠)_

【石切鶴】繼續追逐

石切×黑鶴

新世界√

黑化鶴丸√

因為親友說想看後續,就寫了……

很有可能繼續寫下去(抹臉

請確認能接受CP再看下去。

正文開始↓

「黑鶴。」

審神者呼喊著最近對這隻烏鴉的稱呼,「你最近在躲石切嗎?」

「……與你無關。」淡淡的開口躲避掉了問題,成為妖刀的他完全不聽審神者的話。

「石切很擔心你……也很想你。」水色的眼睛盯著眼前的人,雖然有些畏懼,卻不害怕,他知道即便對方會拔刀威脅,但不願傷人。

「……哼。」撇過了頭,鶴完全沒打算回答對方。

「我不知道你們怎麼了,早點和好好嗎?」

隨即就看到一直站在旁邊的人轉身走掉了,想開口叫住對方卻沒有理由,她只能無奈的吐了口氣。

明明全本丸能管的了這隻烏鴉的人只有石切,偏偏那隻烏鴉開始在躲避主人了,到底該怎麼做才好。

「主公?」溫和的聲音響起,待審神者轉頭後是張有些急切的表情,「有看到鶴丸嗎?」

「他剛剛離開了。」很少看到對方這麼急迫的樣子,不經讓自己臉上多了分擔憂。

「……」溫和的臉蛋上皺起了眉頭。

「你們到底怎麼了?」審神者不能理解眼前的人怎麼會跟那個人不合,明明石切才是最有辦法治烏鴉的人。

「大概是我的錯吧……」苦笑了會,好看的臉蛋多了一份憂傷,「我希望他能說出那句話,可是……唉……」

「……試著抓抓看那隻烏鴉吧?」

聞言,石切丸愣了一秒隨即綻放笑顏,「是,主公。」

望著藍色的天空,屋頂上的黑色烏鴉吹著涼風,紅色的雙眼多了分憂愁,這樣的顏色總是讓他想起一個人。

「我都不知道你還有這種表情。」

突然的聲音讓他愣了一會,低頭果然看到那個溫和的綠色身影,隨即他轉過頭完全不想理人。

「下來,我有話要說。」

「……」屋頂上的烏鴉並不打算開口。

石切看著屋頂上鬧彆扭的孩子緩緩的說下去,「你不下來我就要離開了?」

聞言,鶴丸轉回頭看著底下的人沒有一絲離開的樣子,反而露出了笑顏對他張開了雙手,「鶴,下來吧?」

「……」他咬牙,這種中計的挫折感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隨即他跳下了屋頂,風勢讓他的衣襬飛起,如同長了翅膀的鳥兒落入了伸出手的石切丸懷中,「高興了吧!」撇開了頭,他對於這個人真的沒辦法,不想這麼輕易讓對方得到卻又想被豢養,根本已經亂了套。

「恩,很高興。」他懷抱住了對方,臉上是溫和的笑容,讓不喜歡被觸碰的烏鴉也只能任由著被抱。

「所以你到底要幹嘛!」

回應他的是一個種在眼角的吻,「鶴,陪在我身邊吧?」他想要綁住這隻烏鴉,將他綁起來只屬於自己,再也不會離開了,只要……只要對方一個答案就好。

「……」鶴丸看著石切丸血色的雙眼透露出一絲困惑,然後伸手推開了對方,「不要。」

隨後便轉身離開,留下石切丸待在庭院中緩緩的談了口氣,「看來還要繼續追逐啊。」

那天晚上鶴丸做了一個夢。

夢中石切丸依然溫柔,可是站在他旁邊的卻是白色的身影。

他看著他們開心的牽手、擁抱,隨即白色的身影轉頭看著他,金色的眼睛如同夕陽勾出了一抹笑容:「染黑的你,不適合待在他身邊。」

评论(5)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