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君_沉迷手遊

沉迷遊戲忘記寫文_(:3 」∠)_

【石切鶴】持續追逐

我真的沒想到會寫續集wwwwww

新世界√

黑化鶴丸√

這個未完待續一定會被討厭√

我對打鬥戲真的很苦惱TT

在那天離開石切丸之後他沒有好好睡眠過,一閉上雙眼所看到的就是白色的身子站在他的面前,勾著那抹戲謔的笑容彷彿在嘲笑他的存在是如此的汙穢、根本就不應該存在, 「將我的身體還我吧?」

「不……」徬徨的血色雙眼有些畏懼著眼前的人,白色、並純潔的他,那是石切丸喜歡的人……明明應該奪去了他的所有才對,為什麼為什麼!

冰冷的物品觸碰到了他的額頭,使得原本緊閉的雙眼推動著,有些無法對焦的張望,最後在注意到床邊的人後停下。

「哦拉、吵醒你了啊?」石切丸那張溫和的臉蛋上透露出一絲溫和的笑容,手上拿著沾濕白色的毛巾,「抱歉,看你最近臉色不好,來關心一下。」

「……」鶴緩緩的撐起身子,透過了石切丸看著外處的天空依然明亮,大概是他不小心睡覺了,石切丸把自己帶到床上並照料著吧。

「要再睡一會嗎?」溫和的語氣透漏出的只有一絲的關心,並沒有為他之前拒絕而尷尬。

「……」鶴只是閉上了雙眼搖搖頭,並難得的往石切身上靠去,使得綠色的身影有些驚訝卻也沒躲開,「……一下子。」

石切丸伸手抱著了黑色的鳥兒,任由對方就這樣靠著到睡著,若能夠讓愛人好好休息的話,這樣坐著給他靠又何妨呢?

他低頭輕吻了對方的額頭,憐愛的將人環抱於懷中,「早點成為我的吧。」

「那個人並不喜歡你。」

白色的人影站在他的眼前,手上把玩著皇家御物的寶劍,「繼續掙扎有什麼意義嗎?」

他拔出了在鞘中的刀劍指著對方,血色的雙眼堅定不移,「你只是夢而已。」

「哈哈,看來你還沒搞懂?」一同出鞘的劍身,與他手中相同的劍平行的指出,「你只是我的影子而已。」

「……殺了你就不是了。」

揮過刀劍敲開了平行的皇家御物後向前衝過,在要刺中對方時被閃過了身子,金色的雙眼依舊帶著嘲笑看著他,「你只是在做無意義的掙扎。」

「即使無意義、」閃過擦肩的刀刃,黑色的髮絲脫落了幾根,「至少努力過了!」

揮下了刀劍,本以為如此近的距離對方是無法擋住的,手中的刀劍卻並沒有砍到,反而被對方另一手握住的劍鞘擋下,「就這點能耐啊?」手上的刀鞘揮開刀劍之後,直接把他的刀劍收入鞘內,「哈哈、看來是我贏了?」白色的劍尖指著他……

到最後還是贏不了本尊嗎?

緩緩張開血色的雙眼,這樣的動靜讓被當成暖爐靠墊的人察覺並驚醒,「鶴?醒了?」

回應他的是一股猛然的力道,使得他的身子往後倒撞上堅硬的草蓆地板,還來不急反應,帶著黑色手套的雙手緊緊的掐上了他的頸子收攏,這樣一連串的動作讓他吃驚的看著黑色的烏鴉。

「殺……」他只吐出了一個單字,不詳的雙眼中流出了熾熱的液體。

手上的動作更加用力,,指甲陷入了他頸部的肉中,使得石切丸忍不住的咳出聲,困難的從被擠壓的聲道中說叫喚著對方的名字,「鶴……」

彷彿瞬間清醒一般,鶴丸鬆開了手,猛然的力道讓自己撞上身後的櫃子。

「咳、咳……鶴?你沒事吧?」脫離對方的雙手後,石切丸爬起身先擔心的不是自己,而是撞上櫃子的鶴丸。

黑色的烏鴉眼神有些徬徨,在石切伸手過來時用力的拍掉了,「不要、不要碰我……」

tbc.

评论(4)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