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君_沉迷手遊

沉迷遊戲忘記寫文_(:3 」∠)_

【三日鶴】啄羽症

「如果染上鮮豔的紅色,你的目光就會看向我了吧?」


深夜的本丸傳來了吵雜的聲音,呼喚著審神者讓正在睡眠少女急忙換上單薄的和服就離開房間。

隨即看到的景象讓她震驚的無法言語。


鶴丸躺在手入室的病床上近乎奄奄一息,「這是怎麼回事?今晚沒有出征不是嗎!」一把奪過被擺放在一旁的鶴丸國永,碎裂的刀身只要再揮舞一次就會斷裂,審神者臉色憂愁,看著周圍的刀子們大聲的問著:「誰來跟我解釋一下!」

大家都一樣是悲傷卻不清楚狀況的樣子……「沒有人知道嗎?」

「我們發現時就已經……」螢丸底下頭,雖然做錯的不是他但看到同伴受傷那種心情是心痛的。

「你們……都去休息吧……」

鶴丸處於昏迷的狀態,就是想問個清楚也必須等到他醒來,「三日月留下來包紮,結束就去休息了吧。」

「是、主公。」


待少女抱著鶴丸國永離開後,金色的雙眼隨即張開,「我這樣……像不像鶴?」染上一身紅的他對著藍色的身影笑了。

「染成一片血紅反而像是錦鯉。」三日月拿起一旁的藥膏開始進行簡單的包紮。

「嘶--痛……你……生氣了?」本來想唉叫的鶴被對方冰冷的藍色雙眼阻止了,反而關心起對方的情緒。

「一個人半夜去打檢非維使,你不要命了?」三日月語氣難得的平淡,甚至透露出一絲怒氣。

「命嗎……」鶴丸沒有把話說下去,只是安靜的給包紮著。


那之後的每一天,白色的鳥兒總是沾染上自己的鮮血被一次次的送到手入室。

鳥兒過於寂寞會以自殘的方式來引起注意……。 


评论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