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君_沉迷手遊

沉迷遊戲忘記寫文_(:3 」∠)_

【隨筆】小狐鶴

最近各種事情多……長篇文章可能都要等更了(抹臉


私人設定


「啊、那孩子又來了呢。」其他狐狸吵鬧著,神社的門口前站著如冬日的初雪的新生妖,「嘖嘖、沒有任何實體的話,很容易死呢。」

「哈哈、不是狐神的話還真想吃他。」

「是啊!跟大幅一樣,一定很好吃。」


兩隻狐狸在一旁討論著,然而自己只是帶著刀劍跳下了石階,驚嚇到白色的孩子,「你為什麼要來這裡?」小狐丸低頭看著矮小的孩子,他已經觀察很久了,幾乎是每天來。

「唔……那個……」白色的孩子有些吞吞吐吐,但卻沒有感覺到一絲畏懼,「想……摸……狐狸。」金色如夕陽的雙眼期待的看著他……只是為了摸毛嗎?

「就這樣?」

這樣問之後得到對方點頭的回應,以及大大的笑容,天真毫無雜質。

「……」


那之後白色的新妖都會往神社跑,追逐狐狸、玩耍。

他曾經問過那孩子的名字,但卻回答不知道。

「……那給小狐丸取?」

完全沒取名細胞的小狐想了很久,在看到路邊的野鶴就這麼取了個名字:「那叫鶴丸吧。」

「鶴丸……好啊!」擁有喚名的小妖開心的笑著。

這樣的日子只維持了60年之久,他尋找不到來神社的白色身影,「鶴丸?鶴?」不論怎麼叫喚的找不到那朵初雪。


再見面時,已經是回三条家的時候了。

白色的身影成為了襁褓中的嬰兒,被那個稱之為傑作的弟弟抱在懷中,「這個孩子?是父親孫子的傑作啊。」對於60年來不回家的兄長,三日月有些意外他的歸來,卻還是如實交代對方的問題。

襁褓中的嬰兒張開一雙金色的雙眼,伸手去抓三日月的衣領,三日月笑著抓住了孩子的手,「鶴丸不可以,兄長要不要也抱抱他呢?」

「……不了。」

那雙金色的雙眼已經忘記了自己的存在……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