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君_沉迷手遊

沉迷遊戲忘記寫文_(:3 」∠)_

【刀審】我想帶走你

鶴丸x審神者
私人設定有√
又是個我在靠腰舊帳號被刪,鶴丸沒有了的文章(淚目

正文開始↓

其實我曾想過帶走你。

因為審神者出了意外,代理的人很快的住進了本丸。

「嗨、大家好!」她有朝氣的打招呼,面上的頭紗也乎隱乎現的透露出底下的臉孔,藍色的巫女服上綁了個代的徽章。

「我是代理的審神者,今天到你們原本的審神者回來之前都是由我幫忙。」

本丸的各位都歡迎的與她打著招呼,她也一一的回應,並努力記住每個人的面孔和名字。

「35、36、37……咦?」跟所有人打完招呼後她卻覺得不對勁──人數不對。

驚覺這件事情後,她才翻開了刀帳查看,最後把目光停留在一個名字上,「鶴丸國永……鶴丸呢?」她下意識的重複了一次對方的名字,隨後問了站在她身旁的刀。

「這……我也不清楚。」單眼的男人露出了一絲擔憂,全本丸個性最捉摸不定的就是那隻白鳥,因此如果對方不是準備嚇人、就是根本懶的參加這次的歡迎會了。

「這樣啊……那我去找好了。」

她拉開門時一個裝滿水的沉重水桶就這麼從拉門的上沿倒落,咖噹的聲音水桶掙扎的滾動幾下後禁止,完全浸濕了她的面紗以及水藍色巫女服。本丸的其他刀聽到聲音跑出來看,只有糟糕兩個字可言。

「哈哈、嚇到你了吧!」白色的身影從草叢中蹦出,得意的欣賞他的傑作,隨即就被一旁趕過來的刀劍們謾罵著。

「鶴丸國永不覺得太過分嗎?」「你這隻死白鳥給我過來,我要扒了你的鳥毛。」「鶴丸你太超過了。」

還有關心著代理審神者的,「沒事吧?」

「恩?啊、沒事。」代理審神者的少女笑著,隨後拖著濕透的巫女服兩步並做一步的跑到鶴丸身邊,「你就是鶴丸吧!跟刀帳上一樣美麗呢!」

鶴丸愣愣的聽完她的發言,沒有憤怒甚至是誇獎的話語讓他愣了好幾秒,「啊、恩……」

「請多指教了!」

那是他們第一次相遇時。

那之後的生活其實很有趣,少女指派鶴丸為隊長,而即便成為隊長也沒有任何隊長的風範,今天是地洞、下次是塗鴉、再一次是奶油,每天更換著不一樣的惡作劇,然而代理的少女只是回答:「哇!嚇一跳呢!」沒有生氣的情緒、更沒有謾罵,久而久之他也習慣怎麼拿捏惡作劇的分寸,甚至是習慣了這個『她』的存在。

有次惡作劇時不小心弄斷了她的項鍊,他只好摘下脖子上的金色飾品,「抱歉抱歉,這給你吧。」當時她的笑容,他一輩子都忘不了吧。

然而現實往往提醒著兩人,她只是『代理』,腰肩的徽章總看起來特別刺眼礙事。

那是某個平日的下午了,她翻閱著刀帳讓鶴丸在一旁待命著,面紗被擺放在一旁露出低下一張純真的面孔,藍色的雙眼看著帳部專心、認真的比對,快結束後她緩緩的說句:「她快回來了呢。」

他一時反應不過來,回神後才知道對方說了什麼,金色的眼睛轉而看向窗外。

她並沒有再多說什麼,因為她知道沒那個必要了。

幾日後,審神者回到了本丸。

她介紹著每個人的狀況以及新入手的刀劍,而鶴丸在迎接的席宴上轉身離開。

「不去道別嗎?」注意到對方狀況的光忠站在他旁邊問著。

「不了,她沒那麼懦弱。」金色的雙眼看著一旁的紫色薰衣草。

「也是……」光忠並沒有再多說什麼,拍了下對方的肩後就離開了。

「那,我要走了。」本丸的大門口,少女將自己的物品打理好後準備離開了。

「慢走。」本丸的大家緩緩的說出兩個字,期間聽的到裡面傳來的嘀咕聲大概是在問:鶴丸去哪了。 

「謝謝你們大家,我玩的很快樂,請保重。」

少女離開了他們的本丸,角落那一抹白色的身影完全沒有現身的打算。

那是多久之後的事情呢?

從同伴口中得知了她曾要求過審神者讓他跟著一起離開。

然而被審神者一句:「鶴丸是我的近侍。」給阻止了。

稀有的白鳥伸手觸碰脖子處的圈子,「……還有可能再遇到嗎?」那個藍色的身影。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