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君_沉迷手遊

沉迷遊戲忘記寫文_(:3 」∠)_

小狐鶴-紅茶與提拉米蘇


現代設定√

鶴丸跟小狐丸吵架了。

這個公寓中算是個小型的社會,因此有什麼事情都傳的很快,這件事情很快的就傳遍了整個公寓,不過詳細的原因因為當事人不想說、所以也沒人知道。

「所以……你們到底怎麼了?」直接進屋造訪的是位年幼的少女。

幼小的少女是這棟公寓的管理員,聽說是雙親離異,因此才接下管理員這個職務。

也因此她很關心公寓的氣氛。

然而平常總是笑臉迎人的鶴丸,現在卻板著一張臉,看來心情真的很差吧。

「……沒有。」

看來自己來講是沒有用呢。

「算了,還好找了別人來。」這樣說著,門鈴剛好響起,「我想他應該比較能讓你開口吧。」

打開門後是這棟大樓的另一個住戶──三日月宗近。

「謝謝你的邀請。」

依舊是張溫和好看的笑容,想想他跟鶴丸都是在這棟公寓老住戶,彼此認識也很久了,應該比較願意訴心吧。

然後就回到了三人互看的狀態,身為家主的鶴丸尷尬的看著兩個入侵者。

「……要不要喝茶?」就是個想轉移焦點的發言,即便他知道有個人根本不可能這麼容易被轉移焦點……

「也好。那就麻煩了。」

鶴丸對對方那張笑容真的一點都感覺不到友善啊……

簡單的沖泡了紅茶的茶包,倒入茶杯後端上了桌。

提起茶杯輕啜飲了一口後,三日月深藍如夜空的雙眼看著對方,轉頭看向身旁的少女緩緩開口:「管理員先出去吧,我會好好處理的。」

「!?咳咳、……」剛喝一口茶了鶴丸用力的嗆到了。

「沒問題嗎?」她有些擔心,不過在三日月的保證後還是先離開了鶴丸家。

咳了一段時間之後他才平復了許多,看著對面的人他的表情非常的僵硬。

「那麼……說吧?你跟小狐怎麼了?」

空氣中瀰漫著非常尷尬的氣氛,金色的眼睛飄逸很久,最後才無奈的開口:「你是知道的吧?」

「……如果是指你對他的感情的話,恩,我知道喔。」

完全不拖泥帶水啊……

明明在很多方面都很笨的人,在這種地方卻非常精明。

「所以呢?你為什麼會跟他吵架?」

「……沒什麼原因。」

其實也真的沒有原因,一個悶氣上來就跟對方吵架了。

「喔……一個想讓對方發現自己心意的舉動嗎?」緩緩的喝口茶,三日月不疾不徐的解讀對方的行為。

「為什麼能被你解讀成這樣……」遍白的臉蛋染上一絲紅韻,實在很難得看到鶴丸有這樣的表情。

「哈哈哈、老人的直覺吧。」外表看上去一點都不老的人說自己是老人。

「煩死了……」伸手搔了搔白色的頭髮,看來真的很煩惱呢。

「這個我沒辦法幫你們呢,只能靠你自己願不願意坦率點了。」

鶴丸抿起了唇,他自己也清楚這樣的舉動非常幼稚,然而就是克制不了。

他喜歡小狐丸,這件事情他很少跟別人說,一直都是自己知道而已,只是態度上多少會被旁人發現吧、就跟那個老人一樣,什麼叫當局者迷著還真是個好例子。

鶴丸也想過乾脆就這樣放棄好了、對對方冷淡許些什麼的,但就是都沒用。但他很害怕啊,如果對方發現的話,會不會連朋友都做不成了呢……「到底要怎麼做……」

感情這種事情很複雜呢。

「唉……你自己加油吧。」

見自己沒辦法幫上忙,三日月只好喝完茶杯中的紅茶,轉身走去玄關打算讓鶴丸自己好好想想。

卻在開門時見到了自家兄長,「哥哥?」

對方看到三日月也愣了一下,原本要按上門鈴的手瞬間收回,「三日月?你怎麼會在這裡?」

三日月瞄了一下,看到對方手上的盒子,嘆口氣笑了:「沒什麼,你找鶴丸嗎?他在裡面,我先回去了。」

說著,他就往電梯方向走去。

在屋內的鶴丸早就聽到動靜而探頭查看,對於突然出現的人意外了一下。

「你、……進來吧。」猶豫了一段時間,最後無奈的邀請對方進屋。

「打擾了。」跟外表完全不一樣的禮貌,讓剛認識他的人都很意外,不過後來都習慣了。

桌上的紅茶已經涼了一半,然而這個天氣喝熱飲什麼的確實不妥,剛剛只是為了趕客而故意泡熱茶。

鶴丸坐回沙發上,剛剛跟三日月談完就遇到本人,尷尬的感覺讓他有些喘不過氣。

「我帶了蛋糕來,雖然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紅色的雙眼看著頭低低的鶴丸,記得對方喜歡甜食才準備的,見對方沒什麼反應他才又繼續說下去,「總之,對不起。」

鶴丸雙眼中帶著複雜的情緒,總是這樣呢……

明明是自己太任性,但開口先道歉的卻是對方,什麼爛好人的個性啊……

「……不是你的錯,是我太幼稚了。」

金色的雙眼飄移,最後乾脆把視線放在未喝完的茶飲上。

「所以……你昨天到底在生什麼氣呢?」

被問到這個問題時,鶴丸的身子不靈活的抽動了一下,許久後才開口:「沒有、沒事……」

「沒事為什麼會生氣?說吧,怎麼了?」

「……」

咬著唇,茶杯中現在倒映的表情看起來真不像自己啊……

閉上金色的雙眼,鶴丸在喘了幾口起平靜許多後才抬頭正視對方,金色的雙眼中多了一份堅決。

最後他抱著會被拒絕的決心開口了:

「我喜歡你。」

评论(4)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