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君_沉迷手遊

沉迷遊戲忘記寫文_(:3 」∠)_

【情人節超任性】

雛鶴√
狐→鶴←月
草草的結束√
我今天一直好睏喔ww

審神者近期的靈力有些不足,因此她從最消耗靈力的鶴丸身上收回了一點,只是……

「原來不足會變小啊?」少女看著變回娃兒的鶴丸,不知道心智年齡是不是也跟外表一樣變化。

回答她的好奇心的是眨著雙眼看著她、一臉天真無邪的鶴丸。

他、抓住、審神者、最近、抱回來、的、娃娃。

小白鳥開心的抱著娃娃玩,對現在的他來說稍微有點大的小象娃娃被他雙手環住蹭著。

審神者的小宇宙爆了。

「咳、總之想請你們照顧到我恢復為止。」

忍住不對鶴丸作出犯罪行為的審神者叫來了另外兩位愛刀──三日月以及小狐丸,來照顧變小的鶴丸,畢竟歷史有接觸,多少比較好照顧。

「好的,我們知道了。」三日月溫和的答應了審神者,一旁的小狐丸陪鶴丸玩起了娃娃。

說來審神者的娃娃其實滿多的,狗狗啦、貓貓啦,這次又多了小象,果然軟綿綿的東西都會想讓人抱回家……鶴丸現在也軟綿綿的。

「我先去休息了,不能欺負小孩子喔。」審神者丟下了一句話,便離開了房間,和式的房間中剩下兩個人跟一隻抱著娃娃的幼童。

「鶴小時候很怕生不是嗎?」看著跟幼鳥玩耍的兄長,他突然想起這個問題,想當初第一次見到對方時還嚇著躲到五條刀匠的懷中大哭。

「確實呢、他小時候常常躲起來,冬天超難找。」有著多少相同的幼年回憶,便抱怨起當年在雪地中找不到白鳥的怨念,看來輸很多次。

「兄長你覺得如果他知道五條國永……」湊上自家兄長身邊,他輕聲細語的問了句。

或許是距離不夠遙遠吧,白鳥還是聽到了那幾個關鍵字,「……國永呢?菊丸呢?」金色的雙眼帶著一絲徬徨,四處張望了一下之後皺起眉頭,隨後眼角冒出了淚水。

被一把抓過去抱住,「鶴,乖、不哭喔。三日月你又弄哭他……」抱住懷中孩子的安慰,似乎隱約記得第一次相遇時,也是三日月弄哭他之後被討厭的場景。

「抱歉……」還真是熟悉的畫面啊……「鶴,別哭,玩娃娃好嗎?」三日月拿起一旁的小象娃娃想轉移對方的注意力。

小白鳥還是哭了。

鶴丸被弄哭了一個小時有,最後才累的抱著娃娃睡著了,眼角殘留的淚水被三日月伸手輕擦掉。

「可終於不哭了。」想想當年五條還在的時候哄一下就好了,現在卻是哭到累啊……「如果有手鼓是不是就能安慰他了呢?」

「……已經不是當年了啊。」很多事情都已經改變了,尤其是彼此的關係上。

「是呢。」他走到鶴丸身邊,蹲下身子幫忙蓋好剛拿來的毯子,「……說來我也累了。」說著就躺在鶴丸身邊,抽走了娃娃抱住了雛鳥。

「喂、三日月……!」想說什麼卻已經看到自家弟弟躺下去抱著鶴丸……慢了。

「兄長今天一直抱著鶴,現在輪我了吧。」三日月計畫得逞一般笑的開心。

「唉……算了。」

即便已經不是當年了、即便你最親的人已經不在世了,也會有人把你當致寶一般疼愛,

因為你是鶴丸國永,而這裡是我們的家。

评论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