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君_沉迷手遊

沉迷遊戲忘記寫文_(:3 」∠)_

【籠中鳥】-1

黑鶴場合√
翻譯下收

二人で見つけた野ばらが
君を包むことを願って墓標の周りに植えたけど
結局   遂の遂まで咲く事はなかったね……

   矗立在墓碑旁的他,目光有些黯淡,若審神者能夠給與能力的話,或許能夠改變一切的歷史吧。
   墓碑下那雙血色的雙眼再也不會睜開了。
   種下他們曾誓約過的花朵,圍繞在他的墓碑,如果有奇蹟的話,是否能祈禱再次擁抱他呢?

   「鶴丸。」輕聲呼喚著黑色的身影,對方只是抬頭看了眼又低頭回去,他露出了稍微無奈的笑容,「鶴、別不理我啊。」
   「理你幹嘛?」血色的雙眼瞄向對方,即便擁有天下五劍的美名,但在他眼裡眼前只是個煩人的老人。
   「唉唉、還是那麼冷淡。」抱上黑色的身影,將臉靠上的那黑色的頭髮輕蹭著。
   「你好煩。」雖然這麼說,他並沒有做出趕走對方的舉動。

   啊啊、這人是如此的可愛啊。
   「吶,我想一直跟你在一起。」
   千年的歲月,看過的事物太多,讓他對什麼事情都能夠淡然的看待,然而還是哉在愛情中無法自拔。
   他們認識的過程可堪稱是有趣,第一次見面時就劍刃相向,鶴丸血色的雙眼帶著不悅的心情,不願與他人接觸、更不想接近他人。一次次的喊他走開,但也抓住他的注意,讓他想靠近、想更加接觸這個人。

   「鶴,你看過薔薇嗎?」
   「……沒,幹嘛?」
   三日月勾起了一抹笑顏,拉起了他的手,「我們一起去看吧。」說完,拉著他離開了本丸。
   黑夜之中,藍色及黑色、融入夜色的兩人,月光照應著他們,讓他們不會迷失,頭頂的星空閃爍,夏夜是如此的綺麗。
   被對方拉著手,不喜歡被觸碰的他並沒有甩開,只是盯著眼前藍色的人影,似乎對目的地也有些興趣。

   本丸附近的森林中兩人停下步伐喘息著,「我說你到底想幹嘛?」
   這樣說,卻得到了對方一個笑容,指著附近的一處盛開美麗花朵,「審神者說薔薇是戀的起始,所以我想帶你來看。」
   「什、……你在說什麼蠢話?」一直都冷淡的人略白的臉頰上浮現著一絲的紅暈。
   「我喜歡你。」

鬱蒼と生い茂る夜の森 足下に綺麗な花を 頭上に星屑散りばめて 
二人は笑った……

どんな幸福な出逢いにも 別離の日がある
そして それは突然訪れる 斜陽の接吻

   「鶴丸國永這次的任務是單打。」
   審神者少女堅定的說出狂妄的話語,明明是如此艱難的任務,但他對自家愛刀過於有自信,導致這種夢話都能輕易的說出口。

   「恩。」
   然而他依舊冷淡,鶴丸根本不在意自己被送上戰場,但這樣看不下去的是一旁的三日月,「這次的安排不覺得太魯莽嗎?」
   「我信任鶴丸的能力。身為戀人的你,難道不信任嗎?」
   冰冷的眼神瞄向了三日月,身為刀、他們沒辦法違抗主人的命令,但身為戀人他很不捨鶴丸這樣上戰場。
   太刀是不適合夜戰的。然而審神者依舊任性。
   「……」咬著牙,他失去了平時的從容,他知道鶴丸的實力不差,但這樣盲從的信任他很不安,卻無法反抗審神者。
   「沒事的話就退下吧,鶴丸去準備準備,等等就出征。」

   本丸的庭園中,他拉住了他的手「鶴……」輕聲的呼喚那人的名字,擁有新月的雙眼擔憂著,這次真的太危險了,但他卻無法在身邊保護重要的人。
   「……別擔心。」鶴丸緩緩吐出一個句子,如對待孩童一般伸手輕摸對方深藍色的頭髮,「會回來的。」
   血色的雙眼跟平時相同,沒有任何情緒,可難得的親暱動作透露出他的關心。
   「恩……」

   收回手,夕陽就要落下,已經是要出發的時間了,如血的雙眼飄移了一會,匆匆的上前在對方唇上種下了一吻後轉身離去了。

   然而黑色的身影再也沒回來過了。

---------------

兩人一起找到的野薔薇
希望它們能夠將你包裹  而在墓碑的周圍種下
可是 直到最後的最後它也沒有開花呢……

在鬱鬱蔥蔥的夜下 森林腳邊盛開著美麗的花朵 頭頂灑下星塵無數
我們笑著……

不管有怎樣幸福的相會 別離的時刻也終會來到
而他們之間 突然發生的 是夕陽下的接吻

歌詞來源:
【Märchen】
この狭い鳥籠の中で
磔刑の聖女

聽歌劇看歌詞看到開腦洞也是醉了TT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