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君_沉迷手遊

沉迷遊戲忘記寫文_(:3 」∠)_

【鶴鶯】聽話那回事

「要怎樣你才會聽話啊!」
第十次掉進白鳥所設的陷阱的審神者,早就警告過無數次眼前的刀子不準挖洞了,但還是掉了十次!他快沒辦法穩住他的脾氣了。
「好問題,我也不知道,大概找誰都沒用吧。」伸手拉起審神者,即便知道審神者會生氣他也還是故我的挖了洞,不然也太無聊了、是吧?
「我就不信你都沒怕的人。」拍掉身上的泥土,審神者抓住那隻手,順勢的把白鳥踢進剛剛爬起來的洞。

只聽見一聲慘叫後,鶴丸就這樣掉進他親手挖的陷阱裡了,看起來怪可笑的,「這還真是驚訝啊,但是這樣的驚訝還不夠呢。」本來洞的高度設定就是給短刀或是審神者,所以以他的身高來說隨便就可以跳出來了。
「哈哈、想要我聽話,還早呢。」
說著,白鳥就去他的日課工作了,留下審神者在原地生氣。

「那該死的鶴丸國永,真是是很煩,討厭鬼。」碎碎念一般,審神者處理每日的公務也還是沒能就此消氣,一旁的一期一振依然勾著笑顏,但笑顏中帶了些苦澀。
「是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還不就那該死的鶴丸國永都不聽話,又讓我掉坑洞的事情嗎!到底有沒有人能管管他啊!跟個小鬼沒兩樣,都幾歲的老人了還這樣越活越回去!真的很討厭他!以為這樣就會變年輕嗎!不可能好嗎!」
既然有人問了,審神者也毫不客氣的碎碎唸了一大串,聽他說話的一期一振苦笑著等審神者告一段落才開口,「大概猜的出來鶴丸殿又幹了什麼,至於有沒有人能管……答案是有的,審神者可以去拜託鶯丸殿看看。」
「鶯丸?為什麼?他管的動鶴丸?」
「是啊,去拜託看看吧?」

半信半疑的審神者轉來拜託鶯丸,請鶴丸不要再惡作劇了。
「……可以啊。」聽完審神者的敘述之後,他答應了審神者的要求。
「真的可以嗎?」其實審神者還是有點懷疑,要管住那隻白鳥一直以來都是個很大的問題,現在卻很方便一樣。
「可以。」
「為什麼鶴丸會聽你的話?」
審神者好奇的發問,他偏頭思考了一陣子之後搖頭了,「不知道,但確實可以,可能是認識許久的關係吧……但是同樣的事情、同樣認識許久的一期卻沒辦法幫忙,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可以。」
「唔……鶴丸對你跟對其他人不一樣?」
「這個我也不知道,鶴丸對誰、有什麼樣的態度、做什麼樣的行為,那些事情我不清楚,這只是我們的相處模式而已。至於他在其他地方、幹了什麼,那種事情我大概是管不了的。」
「……好吧,那就拜託你了。」
「好的。」

後來本丸的惡作劇少了很多,至少已經不是隨便走就會隨便掉到洞裡的。
在那之後不久,審神者從他人口中得知鶴丸為什麼聽鶯丸的話……「嘛、還真是驚訝。」這是審神者聽見實情之後的感想。

评论(3)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