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君_沉迷手遊

沉迷遊戲忘記寫文_(:3 」∠)_

【鶴鶯】關心

審神者對家裡男人的感情問題一直以來都是不聞不問的,反正對她而言只要出陣時不要影響發揮就沒什麼差,所以本丸中的大家自由戀愛道是談的挺開心的……大部分啦。

「好無聊……」鶴丸國永整個人趴在地板上抱怨,「為什麼我要看家啊!」
「審神者回答過這個問題了吧?」同樣沒有出陣的三日月對於攤在地板上的白鶴倒是不怎麼在意,實際上已經習慣對方沒事的時候就喊無聊了。
「知道歸知道,但還是想出門啊……」
這次的出陣是因為鶯丸跟第一隊伍的等級相差太大,所以放生整個第一隊,抓著其他人出門了,鶴丸大大的跟審神者抱怨過,但對方表示:鶯丸的等級跟第一隊足足差了二十欸!遇到非檢怎麼辦!你負責的起嗎?
白鳥只好乖乖閉上嘴目送他們出門。
「但我真的覺得鶯這樣也很可愛啊……」
「是是、你在這裡抱怨他也聽不到,就乖乖的等他們回來吧。」三日月早就習慣白鳥這樣用可愛來形容一把刀劍了,要是其他刀劍的話,大概都會想:明明是所有刀劍中最年長的,卻被形容成可愛?
嘛、習慣有時候似乎也會讓人麻木呢。
白鳥見聊天的侶伴幾乎都在敷衍他,就沒什麼勁的趴回了地板上。

還好出陣不像遠征那般長時間,大概兩小時左右一群人就回來了。
聽到消息的鶴丸也從和室爬起來,連滾帶爬的跑到大門去迎接回來的人們。
「嘖嘖嘖、聽到我們回來就興奮的衝出來迎接,你是狗嗎?」審神者調侃著一臉興奮的白鳥。
「出來應門不過就是禮貌而已,再說也不是來迎接你啦,小鬼。」反正都被酸了,鶴丸也不甘示弱的酸回去,能對審神者如此不敬大概也只有他一個人了。
「我也沒那麼不要臉好嗎?誰不知道你是來接鶯丸的。」
「誰、誰說我是來接他了啊,我是肚子餓來問光忠晚餐吃什麼而已好嗎!」說著,就看到白色的鳥兒與鶯擦過身去找後面的光忠。
審神者看著他的舉動有些意外,不過比起意外她更在意鶯的反應,而綠色的鳥兒也沒什麼表情,好像不在意一樣……
有沒有伴侶不急,急死眾人的八卦?

雖然很在意兩隻鳥兒的發展,但公私還是要分明的,所以審神者在回來之後就把鶴丸編排進遠征隊伍了,光忠幫他們準備好便當之後就把他們都推出門了。
至於剛回來的人們,審神者選擇讓他們休息。
鶯丸在茶室中泡起了熱茶,頓時室內充斥了溫暖的茶香,休息的時候喝些熱茶能幫助放鬆,所以他偶爾會待在這間審神者為了刀劍們準備的茶室之中。
「真香呢,我能來進來嗎?」似乎是被茶香吸引而來的三日月,在未等對方回答之前就進入了茶室之中。
鶯丸也不怎麼在意,只是端了杯熱茶給對方,三日月在道過謝之後接下了。
「今天練的怎麼樣了?能夠被排入一隊了嗎?」三日月隨口問起,不過這些對他而言其實都沒什麼差,只是隨便找了個話題開口。
鶯丸搖了下頭,「雖然有變強,但還不夠。」
「哈哈哈、你遲早會進到一隊的啦,跟我這個整天看家的老人比起來。」三日月笑了笑,跟他這種偶爾才被審神者想起來的人比起來對方或許幸福多了。
「想早點進去,這樣鶴丸也不會每天抱怨他不能出門了吧。」然而等級這東西,就是在越後面越難提升的東西,著急這個或許沒什麼意義。
「感情真好。」

擔當兩隻鳥兒聊天侶伴的三日月,傾聽兩人私下透露的關心,即便分離也還是惦記著彼此。
感情真好啊。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