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君_沉迷手遊

沉迷遊戲忘記寫文_(:3 」∠)_

【三日鶴】殉情這一詞

搭配BGM:雙拋橋

那是,審神者對我訴說的故事。

審神者老拿著一個長型的物品,在上頭指指點點,時而會在那上頭牽條線到自己的耳邊,然後與世隔絕一般的處理起公務。
身為近侍的他,總看著這樣的審神者有點無趣。
然而今日與以往有點不同,審神者頻頻的發起呆,時而望著手上的紙卷時而望著外邊的天空,表情都有些悲傷。
「怎麼了嗎?」
審神者又發起了呆,所以這次自己開口去詢問了,可對方像是沒聽到一般繼續看著外邊藍色的天空。
蹙起眉頭,乾脆從原本的位子來到矮桌前,扯下在審神者耳邊的線,對方似乎因為突然的舉動而被嚇到,線頭傳來了一些細微的聲音,沒聽很清楚,只能勉強聽進幾個字句“若生……難與……”

「你……怎麼了嗎?」因為被打擾,所以審神者乾脆也把另一邊的線給拔掉詢問他做出這樣無理舉動的原因。
「看你今天一直發呆,是怎麼了?」
「喔、因為聽到了一首有點故事的歌,一起聽吧?」
他說著,便把物品上的線頭給拔掉,那奇怪的物品就播起了剛剛從線頭中聽來的旋律。

“如果殉情這一詞聽起來太殘忍,他們只是造訪一座城。”

歌曲有些憂傷,似乎是敘述著一對情侶的悲傷故事。

審神者看著鶴丸的認真聽的表情,便開口:「你好奇這個故事嗎?我可以跟你說喔。」
金色的雙瞳轉移了視線,盯著少女那張稚嫩的臉蛋,似乎在等他把話說下去。

--

「……死了才能夠在一起,那到底是不是一種幸福呢?」
庭園之中,朱紅色橋上的身影格外明顯,思考什麼一般,白色的髮絲垂下,從湖中倒映了那雙如夕陽的雙眼。
「在想什麼呢?」
熟悉的聲音沒有讓他脫離現在煩惱的思緒,因為太熟悉了,所以他就算不去打招呼也不會怎樣。
「欸、三日月,如果今天我死了會怎麼樣呢?」
三日月對他的問題有些反應不過來,但他也只是自顧自的說下去:「本丸還會找其他鶴丸來遞補我的位子吧,就算現在的我是主力,但憑著審神者的喜愛,能夠讓那個鶴丸馬上替換我曾經待過的位子吧。或許我們的存在可以說是種……替代品也說不定,只是在於記憶的差別而已。他不會有我的記憶吧……包括“我愛你”的這個記憶,而繼續活著的其他人,也只會慢慢的淡忘我曾經活過的事實吧?」

藍色的身影只是沉默的聽著,隨後與他一同低頭凝視湖中的倒影:「我會,請審神者結束我的刀生。」
聞言,金色的雙眼透露出驚嚇,剛好與對方轉過來的藍色雙眸對上,那輪黑夜之中的新月依然美得讓人沈淪。

「不是你,就沒意義。即便外表相同、聲音相同、所有的一切都與你相同,他依然不是你,你對我而言是唯一一位『鶴丸國永』,所以我會選擇與你一同結束刀生、與你一同被取代、與你一同被遺忘。你不是代替品,你對我而言絕對不是。」

「……謝謝。」
想說什麼,卻在此刻只能倒出兩個相同的字句,或許殉情也是種幸福吧。

“橋上的年華似水了無痕,河畔蘆葦都忘了那一年的風,他們只道新人換舊人。”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