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君_沉迷手遊

沉迷遊戲忘記寫文_(:3 」∠)_

【色松】日記本

大概就是個カラ←一的故事
沒有卡啦的色松#
有點久沒寫文了 覺得手感生疏#

松野一松有寫日記的習慣。

不管是小時候還是現在,他從沒停止過這樣的習慣。
雖然是越寫越短,比如說『今天貓咪們很乖。』、『長男今天又跟誰借錢』之類的等等,就算這樣他也沒忘記過要寫個幾句上去。
也因為這樣,家裡的日記本至今累積到不知道多少了。
曾經還被おそ松說過『難道集一千本能召喚日記本神嗎?』
想想當然是不可能的。

記得以前跟兄弟吵架的時候,兄弟們會拿他的日記出來朗誦,什麼尿床啊、什麼喜歡當時班上的誰誰之類的,當然也有跟兄弟們發生的一些白痴事情,總之說是日記也快變成大家的回憶錄了。

最近一松在書桌前的時間變多了,一向給他人借閱的日記突然被上了鎖,被問在寫什麼回答都是『沒什麼。』『不重要。』
松野家的四男有了兄弟們不知道的秘密。

「所以我說,為什麼要把貓糧放在我衣櫃的位子啊!」
トド松把衣櫃的貓罐頭都丟出來,大概二十來個不多不少的數量,「你自己的位子呢!」
トド松在要換上睡衣時發現櫃子裡的罐頭,才到書桌前跟一松理論然,而一松只回答了句:「被貓玩具塞滿了。」
他其實也想過放其他人的位子,但白痴長男一定會收費、屎松的位子都是痛爆了的衣服,他怕放罐頭之前會想先撕了他的衣服、チョロ松的位子都是貓醬的東西、十四也都是棒球。
所以想來想去他能放的大概只有トド松的位子。

「那也不能放啊!你知道衣服會皺掉嗎!你知道會有貓罐頭味道嗎!你怎麼可以就這樣放進去啊!聽我說話啊!」本身就有潔癖的末子完全不能接受,可是一松在聽到一半之後就回去繼續寫日記了,真令人火大!
他生氣的抽走一松還在寫的日記,因為強硬的關係在上頭留下了醜陋的痕跡:「你最近都在寫些什麼,讓我看!」

「等等、那個……」不可以!
一松慌張的要取回他的日記,可トド松故意舉高不讓他拿,然後深吸一口氣之後在完全沒有閱讀以及憤怒之下唸起了上面的句子:
『我喜歡上一個人。一個溫柔到令人討厭的笨蛋,不管對他做什麼都不會發火,是白痴吧他。』

「快點還我!」不可以,接下來的東西不可以說出來!
這個時間其他四個人也差不多要回房間睡覺了,接下來的內容要是被聽到,他真的寧願去死。

「嘿……這麼有趣的事情,怎麼可以不繼續做下去呢。」本性本來就不是善類的他在停了一會之後,繼續把上面工整的字跡大聲唸出來:
『記得他今天又說了那句“我相信你”,白痴嗎?一個人渣有什麼好相信的?啊、真是令人火大,明明什麼都不知道。』

「トド松!不要唸了!」慌張的,他不斷想把日記本拿回來,可是沒有鍛鍊過的肥宅身體行動完全不高。
不行、如果被聽到……

『最喜歡也最討厭了,那個笨蛋ク……欸?』トド松在起了一個音之後停下來,日記本的主人像是絕望了一般,蹲下身子,將臉埋在手臂中。
「啊……那個……一松兄さん……我、我不是故意的……」他完全不知道會有這樣的結果,連自己也被狠狠的嚇到了。
一松拿回了日記本,沒再說什麼,只是坐回書桌旁繼續寫著。

松野一松,曾經有寫日記的習慣。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