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君_沉迷手遊

沉迷遊戲忘記寫文_(:3 」∠)_

【欺诈时代】画绿水仙

这两天各种沉迷这个设定里 想想还是写文了_(:3 」∠)_

1﹑OOC都是我的
2﹑设定来自诈欺时代

原本想写绿组跟画绿
最后居然只剩下画绿了
(橄榄枝:?????)

以上没问题的话就往下看吧|∀・)

-------

人总是互相比较着,尽管自己不想,但他人依然会在心中给他人一个排名。

好比天才与笨蛋﹑好比丑或美,只要活着的一天就逃不过被人比较。

——

绿翡翠在骯脏的床上清醒身边早已空无一物,甚至连一点点的温度都没有残留,彷佛昨天所发生的都是一场梦境。

可尽管想当成梦境,身上的疼痛及痕迹依然清晰的提醒他。
提醒他是如此骯脏且不检点的人。

伸手去取回昨夜乱扔一地的衣物,绿翡翠觉得此刻自己应该开心才对,如此自由……可是为什么心头却如此空虚呢?

但他并没有想太多,离开了宾馆往回家的路上,手机的对话讯息是满的,有一半都是炮友的,他现在没有兴趣看。

绿翡翠点开克利切家的聊天室,每天看的群组并没有什么讯息。
大概是些漆匠跟大哥报告自己今晚不回家﹑天青石说大红袍带他吃好吃的晚餐不用他的份,诸如此类的讯息……却没人问去自己又去哪了。

也是,他根本不会被人在乎。

早晨的电车拥挤如罐头,将一个个同样的生物关一起只能等待着被打开的时候。
他忍不住放空脑袋去想自己的事情,好比今晚该跟谁玩?该不该去找阿丑?
或者是大哥与他的约定。

他自己也清楚大哥的约定是一种为难,没人相信他能做好,尽管他是生在这个人皇家庭之中,可不是每个人都有那个天分。
天才总得有笨蛋比较才能显的更加光鲜。

所以他心里嫉妒﹑讨厌那个天才……却也深深希望他可以回头看看自己一眼。
所以他才被天才讨厌。

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电车早已到站,他跟随拥挤的人群离开了罐头。

——

「我回来啦!有没有想我?」
绿翡翠一回到家中就往画师的房间去,画师像平常一样在房间里绘画,他从不懂这些艺术尽管他应该也要有一点艺术细胞的。
但他还是不懂。

画师目光片刻都不曾离开图纸,只是冰冷的回一句「没有。」
「啧﹑大哥真冷淡,该不会是性冷(逼)吧?我来帮大哥看看如何?」
他嬉皮笑脸的拉个椅子就往画师旁边坐,这次成功让画师的目光看向他「你知道这些对我没有用,想做就溜两台机去。」

因为你并不在意我,才对你没用吧?
绿翡翠依然笑着,他心里的想法一个字也没跟大哥说。

「还在这里干嘛?今天看视频练习了吗?还不快去。」
「哈哈……视频阿……」他搔了下脸颊,明显表示他今天还没去看,马上被画师踹下椅子「我刚回来呢!有必要这么残忍吗!」
「不努力的家伙干嘛对你温柔?」

不努力?你看过了吗?
视频﹑攻略早已被他翻了几十几百次了,不停的研究走位地图,然而结果依然差强人意……
没人会看见过程的努力,人们看到的只有统计出来的成绩单。

「……呵,我可去你的吧!」也许是发泄﹑也许他早就撑不住了,总之他把画师的颜料全打翻,撒到旁边所以的画作上,「人皇了不起了吗?」
「发什么神经?」画师看着周围的作品,这些画作是不能卖了。

然而绿翡翠管不了这么多,他心态在被否定的瞬间早就崩了。
「你!从来从来从来,从!来!都没有好好的看过我!我所付出的努力﹑时间,我……我是那么的……」想追上你啊。

绿翡翠忍不住眼眶中的泪水,它们就像找到出口一般停不下来,他知道自己这样很丢脸,所以低下头他甚至听见画师深深的叹气声。
随后就被一张手拉住领带,硬逼着抬头。

吻来的他措不及防,泪水阻碍他看见眼前的画面。
可是这个吻是真实的入侵着他的口中,让他把所有哽咽都吞回。

「冷静点了没?」画师确认他不哭后就结束短暂的亲吻,绿翡翠摊坐在地上,彷佛不相信刚刚发生的事情,「我不是不相信你,而是觉得你可以做更好。所以才给你出了难题。」
「跟以前30秒上椅你不是有进步了吗?」

「行了,继续去努力吧。或许我哪天还真会是你的?」当然那是不可能的。
绿翡翠离开了他的画室,看着满地的颜料他挺头疼的。

……算了。
他是绿翡翠嘛。

评论(4)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