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君_沉迷手遊

沉迷遊戲忘記寫文_(:3 」∠)_

【策花】名花有主

前提:

萬花-浮笙,單修花奶,喜歡往戰場前線跑,有次剛好遇到正在被狼牙欺負的幼年天策,請徒弟救下後便帶在身邊。

天策-君裏,被浮笙撿到後便拜浮笙為師,在軍營中學習許多技能逐漸長大。

欠債很久的文,後半的部分收到其他地方(?
很久沒寫作了,都在沈迷基三(

__

多年過去,年歲在不知不覺中已上三,而那當初被自己撿回的幼犬如今已然成為在戰場奔波的東都狼,自小在軍營中長大騎馬弄槍的功夫並不雅於那些天策府中的精英,加上自己教導讀書習字,以及他自己偷師的那些救人技巧,在村中女孩間早已是茶餘飯後時的談論對象。

「君裏,你是不是也該找位姑娘成親了?」
浮笙突然問到,會有這樣的念頭,也只不過是望見某日難得的閒暇之時,他與一長歌女子談笑歡聲的模樣,這才意識君裏也到了成家立業的年紀。
然而聞此言的君裏先是放下手中的事物,起身摟住浮笙「你希望我成親嗎?」
「我……」畢竟是自己從小看到大的孩子,從撿回來那刻便呵護溺愛著,這樣的孩子與他人成親心裡難免添了幾分不捨,但總不能一直綁在身邊?
見懷中的大夫沒有把話往下說,君裏便湊上對方的雙唇,還是自幼年就有的淡淡花草香味,讓君裏在舔了下唇才退開,轉而將頭靠在對方肩上,「你還不懂我的心意嗎?」

他懂的,怎麼可能不懂。君裏的心意跟所有舉動他都看在眼裡,只是他從不知道怎麼回應,只好不拒絕也不接受著。
「君裏,喜歡上一個隨時可能會戰死的人,不會有好結果的。」
「我不怕,就算再艱難我也會提槍守護你的平安。」
君裏抬起頭正視著他,表現的很堅定。那褐色雙眼中帶有的感情,從當初的尊敬變成愛戀時真的挫手不及,就像還想反抗什麼般他開口:「……而且我是個男人,你應該找個姑娘比較適合你。」
然而君裏就像早已想好對答一般,很快的就回答:「我不在乎。這個男人曾經救過幼年無知的我一命、這個男人帶著年少輕狂的我長大、這個男人教導我習書寫字……這個男人讓我深愛了三年。三年了,能給我一個答案嗎?浮笙。」
「……」這次他真不知道要再怎麼抵抗,君裏的吻再次附上他的雙唇,與以往不同是在分開後君裏低頭輕咬口他的喉咽,手輕鬆解開他腰間的束縛。
他反射動作的想將人推開,然而君裏抓住他的手,並非移開只是抓著,「師父,這次你拒絕了,我今後便不再對你出手。」
像是等待一個答案,君裏也沒繼續剛剛的舉動,他凝望著君裏發現這個就算上戰場也不畏懼的東都狼在害怕,害怕他最後還是選擇拒絕的答案……本來推開的手轉而抓緊對方朱紅的軍服,他又怎麼捨得這孩子露出這樣的表情呢。
「試試吧。」

http://paste.plurk.com/show/2530947/

评论
热度(5)